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vie-life的博客

瓶子的幻想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生活,爱旅游,爱时尚,在生活中发现小感动!尽可能去尝试不同的东西,感受不一样的人生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要让未来的你,讨厌现在的自己(转自豆瓣)  

2012-04-22 11:08:08|  分类: 阅读·好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人生,如果以100岁为单位,要如何掌握人生的节奏?

对蔡康永与阿信来说,节奏不仅是音乐,还代表人生。他们喜爱创作时的慢步调、享受表演时的快节奏,但不管外界如何看舞台上的精彩,他们只用自己认可的“tempo(节奏)”冲过一个又一个的人生浪花。

蔡 康永是全台访问过最多人的主持人,他在传统之下成长,却以颠覆传统与挑战束缚的形象深植人心。爱问犀利的问题,不是因为职业病,而是对“人性”感兴趣;他 爱唱反调,其实只是因不甘心被简单的快乐喂饱,他想用更颠覆的脑袋,将他的思想、价值观用更犀利的语言“翻译”给这个世界听。

五月天乐团主唱阿信,同样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灵魂,如同他的〈放肆〉歌词:“牛顿要我们都活在地上,偏偏我就想要飞翔,要推翻柏林围墙,要站上巨人的肩膀。”叛逆的背后,其实是有所坚持,颠覆的背后更是想要突破。

两人出道只差1年,蔡康永1996年进入电视圈,五月天1997年进入流行乐坛,近年都走红中国。随著声名愈来愈大,他们对生活很知足,却对自己不甘心。也因为不甘心,想被世界看见,对人生更不“呼拢”。他们不断阅读,寻找各种人生答案。

他们要“过瘾”的人生,让自己有一部分被世界看见;他们要“自信”的人生,培养的方法,就是最好一辈子活在“不放心”里。

如果再以100岁为单位,问他们如何安排他们的人生节奏?答案居然很简单,到底是什麼呢?以下是两人交锋的精采纪要:

学习:诸事蒙昧,别任性

若人类被设定为以100岁的年龄死掉,看起来这是时间的残酷,但残酷同时也带来自由。就好像吃一顿饭,如果你知道会有8道菜,每道菜都会品尝出滋味,反之,如果没完没了,到最后只会希望赶快结束……

信:〈后青春期的诗〉是给我自己的一首歌,我的青春期已经被我延长过,我今年34岁了,但再延也没多久。以前想到一件事时,会想以后有空再来做,但有些事的确有完成的期限,我现在会想,如果有想做却只能趁现在做的事,那就开始吧!

蔡: 前阵子我看一部吸血鬼影集,2个吸血鬼在对话。其中一个说,“我真搞不懂,人类这麼脆弱,又这麼容易死掉,有什麼让我们著迷的地方?”另一个吸血鬼回答, “因为他们每件事情都很著急。”吸血鬼是永生不死,所以他们没有什麼好著急的,事情没有完成,100年或1千年后再完成就可以了。在他们眼中,我们这麼著 急,反而很有趣、很迷人。

人类被设定为约以100岁为范围的年龄死掉,我觉得这是一种自由,这是时间的残酷带来的自由。如果你一直逃避人生是有界限的,想靠养生而活久一点,就会没那麼放松,反之,很确切知道人皆会死,绝望反而会带来一种轻松的感觉。

人家说,村上春树的小说弥漫悲观的气氛,却让阅读的人很轻松。就好像吃一顿饭,如果知道有8道菜,每道菜都会品尝出滋味,反之,如果没完没了,到最后你只会希望这顿饭赶快结束。

事情总要有个结束,才品尝得出滋味。年龄肯定让你认识了时间残忍的本质,令人感到绝望,也正因为绝望,产生了轻松的感觉。所以想做什麼,就开始去做,无论成不成,你都做,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不错的活法。

“摸索”应该是活著最有趣的过程,尤其在人生初期,别拒绝学习,因为诸事蒙昧,拒绝学习,就是冒险,因为赌的是后来的人生,自己也失去了改变的可能。

信: 我以前很任性,也很感谢很多人,愿意冒著被我讨厌的风险,逼我做很多事情。如果国中老师没有扁我,我可能不会好好念书,也不会考上师大附中,就不会认识现 在的团员。幸好,我有因为外力而认真念书,我觉得应该要让自己拥有选择的机会,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,我很认同“人生的初期不要太任性”这句话。

蔡: 这句话是一位财经界好友讲的,那时,他在教训一位不想学会计的晚辈。他说,如果现在不学,会失去转变人生重要方向的机会。人的愿望是会改变的,除非你很有 把握,从现在开始到80岁,都玩线上游戏、谈恋爱,要不然等愿望改变,自己会的还只是玩游戏、喝酒,人生要怎麼转方向?

这段话给我很大的启发,此后演讲,我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跟学生说,“不要花时间去学不喜欢的东西,与其在课堂上睡觉,不如翘课去谈恋爱,然后失恋,那对人生是更重要的经历。”因为,其他想转方向的人都已经学好了,可是你没学,所以转不过去,你会很痛苦的。

我可能是台湾访问过最多人的,至今,很多人的随口一席话,还是让我醍醐灌顶。我喜欢看书,因为可以躲到另一个比我厉害的脑子里;在我看来,读书跟嗑药一样,可以让人感到世界无限美好、充满自信、浑身力量强大。

信:我的个性也不是急,但就是想在短短的人生里去做些什麼,而且遇到困难,反而更想做。一开始玩乐团有很多困难,一路到现在,写一首歌的过程还是很痛苦。完成时,从头到尾听一遍,只会快乐5分钟,在此之前,我会痛苦5个小时、5天或是5个月。

蔡: 人生是“过瘾”跟“幸福”比较重要。你花很多力气写歌就是过瘾,写出来后,重复听上20遍,却一直在快乐中,那就很白痴。我在录影前的挣扎很过瘾,当我知 道来宾很难对付,一旦想出对策,我就进摄影棚实施这个策略,如果失败了,没有关系,反正我做了,打仗本来有输有赢;如果成功,会很高兴自己把城堡攻下来。 但播出时,我绝不会看,电视很可怕,它会用快乐餵饱我们,餵到我们撑为止,连我都无法免疫。

想想,100年的节奏很快,哪有时间一直看著自己做的节目傻笑。

信: 从小,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会讲话,老实说,对自己没信心是我主要的动力。我不善於用言语表达自己完整的感受,第一次的演唱会,我是看著写在地上的讲稿照本 宣科,但我比别人多了耐性,愿意多花时间。例如讲“放肆”,我没办法5分钟讲完,但我可以花5天的时间写成歌词,让大家在几分钟内听完,理解我想讲的事。

蔡: 你刚讲的是用功。用功的过程比较像是在找自己麻烦。每一集开场,你可以说,“欢迎收看《康熙来了》,”但我会想不同的开场白,节目去掉广告,只有45分 钟,我也不要花1分钟让来宾跟观众问好。你会花很多力气准备,其实是因为不甘心,我们都觉得自己有一部分东西要被世界看见。

写文章也是,如果100个人写过了,干嘛再写?我又不是不读书。很多人觉得自己文章写得很好,是因为不读书,不知道别人已经写过800遍了。前面有800个作家压在你头上,你得更厉害才行。我觉得,培养自信,最好是一辈子活在很不放心的状态里。

信: 如果因为代言需要写歌,我也要写得让人耳目一新,这就是你讲的不甘心。最好的励志歌已经被写出来了,就是〈明天会更好〉,在那之后,它用的每个句子,你最 好都不要再用。所以我写词,同一句话,我会写10种,甚至用到100种讲法,包括连接词、介词,我都会想,衍生出来的抉择就很多。我现在有一套标准,“要 自己喜欢”,做了这个东西,我会不会再听一次?如果在车上不小心听到,我会不会喜欢?还是请司机快点转台?

如果你问蔡康永,怎麼抽出时间,保持大量阅读习惯,他会回答,应该去问那些不看书的人,为何没时间?阿信则“摇滚”地形容,看书很爽,所以无论如何都会挤出时间。

蔡康永堪称最用功的主持人,他会花上好几个小时研读受访者资料,曾让大师李敖在录影现场,直问,“你怎麼知道这些没对外人讲的事?”

阿信学的是美术与设计,从画笔到文笔,他的词富含文学底蕴,被形容就是一首首的摇滚诗,光是歌词就让出版社集结成书。他也重拾画笔,与高中同学不二良自创设计品牌,只因为品牌是他在40岁前就要完成的梦想。

阿信说,人们对梦想,总是要求的多,投入的少;对世界是抱怨的多,付出的少。

蔡康永则认为,如果只谈梦想,那也未免太可爱了,没有梦想,不会妨碍追求幸福的可能,重点是你要觉得活著值得。

学会:在乎你在乎的人跟事

世界上,你真正在乎的人不会超过10个,你在乎的事情不会超过10件。如果在死前,你觉得最在乎的3个人,你值得他们在乎,然后你最在乎的3件事,你都有做到,那就已经是超级好了。

信:大部分人不开心、不平静,都是因为要求自己以外的人、要求环境、要求社会。至於,有没有被世界看到,我觉得那是之后的事,但在这之前,是自己的关比较难过。只要做到百分百想做的,之后是尽人事、听天命,这样的好处是,心情随时很好、很平静。

蔡: 我这辈子都遵守一个规则,不要把自己放在某一个族群里生活,才感到安心。人在娱乐圈,不要因为别人都做这种事,就做这种事;你在30岁,不要因为别人都做 这种事,就做这种事。事实上,如果抓住生活的重心,你应该忘记自己在人生的哪一段。假若你是30岁,你可以把自己当成17岁的人来生活,也可把自己当成 80岁的人来生活。

信:很多事情我满在乎本质,但我发现,我在意的常是很多人不在意的事。

蔡:我一直都搞不懂,把一切都弄的很稳定,人生有什麼乐趣?我看到抽屉分类很整齐,袜子、衣服井然有序,就会觉得,这麼简单有什麼好分类。有些人的脑子里装了很多数据,我会觉得,又不是没有网路可以查,装那麼多数字干嘛?叫你讲个道理,却讲不出所以然。

不管你现在是20、30或是40岁,唯一的人生原则,只要在乎你在乎的人跟事。20岁时,在乎你在乎的人跟事;30岁时,更在乎你在乎的人跟事;40岁时,更更在乎你在乎的人跟事。

说穿了,人生的基本需求都一样,你就是会有一点点你在乎的人跟事,那些事满足了,你就会觉得幸福,那些事不满足,纵然有游艇、飞机、城堡,都没有用。

世界上,你真正在乎的人不会超过10个,在乎的事情也不会超过10件,排出优先顺序排,如果在死前,你觉得最在乎的3个人,你值得他们在乎,然后你最在乎的3件事,你有做到,就已经超级好了。人生无比慈悲,才会是这个结果,甚至,只在乎1件事、1个人就足够。

学著:在别人生命留下痕迹

在活著的当时,启发过一些人,帮助过一点人度过难关,你撒出去的种子在某些人的心里埋了下去,某天,在需要的时候,开出一朵花来,已经幸运的不得了。

蔡:有次,我问蔡国强,“像你这麼棒的艺术家,到底想要什麼?”他回答一个我完全想不到的答案——不朽。

做创作的人,最后追求的,即使不夸张到使用这2个字,起码还是希望在文明累积的过程,留下痕迹。在活著的当时,启发过一些人,帮助过一点人度过难关。

人跟人的相遇要在对的时刻,要不然就错过了。我观察,大陆内地的年轻人空了很多心灵的位子。当他们呼唤一个有燃烧感的乐团时,五月天出现了;他们呼唤自由自 在的美女时,小S出现了。参与的当下最令人庆幸,如果能在某一时刻,变成唯一,就算1、2年内结束,我也觉得是非常仁慈的恩赐。

我会把自己 拔离现在的时空去思考事情。20年、50年后,五月天不会是音乐史上最红的乐团,《康熙》也绝不是电视史上最红的节目,一旦没有了,立刻会被忘记。但是没 关系,你撒出去的种子在某些人的心里埋了下去,某天,在需要的时候,开出一朵花来,已经幸运得不得了,如果阿信的歌,能帮助一个过不去的人度过那个晚上, 那你的歌就光芒四射了。

信:大陆的年轻人其实有很多我们想像不到的地方,我的感觉是,他们对於美好的事物,或是有力量的事物,非常渴望,甚至是饥渴的。

蔡: 我们在作品里传递想法,对於台湾年轻人的重要性,远不及内地年轻人。台湾的年轻人很像走进速食店,有100种套餐任君点选,对他们来讲,吃什麼不是餵饱肚 子,只不过是100种中的1种。对内地的年轻人来说,等他们成长到40、50岁时,他们对一个自由自在、热情燃烧人生的看法,会跟没听过五月天,没看过康 熙的人不一样。这就是我讲的,你有在别人身上留下痕迹,此生不能再期望更多。

就像写作,到底是被阅读重要,还是有人付费比较重要?你付我100万元,没有半个人读,跟100万人读,但没付我半毛钱,我自己是想要被100万人阅读,所以我写博客。

信:如果人可以活100年,你希望最后的墓志铭上写什麼?

蔡:我希望可以不要惨到要靠墓志铭才被人记得。

喜欢你的人不需要你的解释,不喜欢你的人,也不需要你的解释,所以,你要解释给谁听?墓志铭也一样,喜欢你的人不用靠墓志铭来记得你,不喜欢你的人才不在乎你的狗屁墓志铭写在哪里。我连墓都不要,哪里有水沟,(骨灰)倒一下就好了。

你的墓要很豪华吗?

信:我只要留一句话就好——“记得我的歌,不要记得我。”

蔡:所以,你还是希望不朽啊!

信:一定要的!我很认同这2字。写歌是全世界最神奇的事。我是学画画的,画图还要煞有其事的去买水彩纸、颜料,写歌只要一枝笔、一张纸,甚至都不用,只要记在脑子,坐著就可以写歌。

写出来后,权力很大,只要把一个人教会,他喜欢就会一辈子记得,而且会像病毒一样一直传染、扩散,谁都可以唱。你有尝试过写词吗?

蔡:超失败。我很会写文章,可是我不会写歌词。文字创作的人都有洁癖,如果不够厉害,才不要招惹那个东西。对於不会的事,我充满神秘的尊敬,就像我对於初级会计一样。

我不会写歌,脑子少了那一块,因此很崇拜那件事,如果只是歌,我还觉得没有被打败,但加上歌词,超越我的能力。被歌词打败,真的败得很没尊严,可是值得的,你永远都可以很高兴,世界上有比你厉害的人,他们启发了很多自己做不到的乐趣。

人很妙,会为了几乎要接近的境界疯狂,而不会为了永远达不到的境界痴迷。最受大众欢迎的明星,其实是大部分人都能做得到。太阳马戏团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,不 过,有哪个咬钢丝旋转,或跟熊跳舞的人变成万世巨星?没有!大家只觉得那是奇迹,好像上帝用闪电打了一下,因为我们都做不到,感觉没什麼好参与;但 是,MichaelJackson的舞你跳不到,可是你会跳舞,好像有点快接近了,却一辈子都接近不了,大家就会好爱、好爱那个人。

某个程度,我得同意音乐的创作几乎是最过瘾的事,不只是五月天,我听巴哈的赋格曲、普契尼的咏叹调,连听昆曲我都会觉得,天呐!人怎麼这麼容易就被控制住。做电视用的是世间的语言,音乐人用的是非世间的语言,那个很过瘾,你们得到了一把钥匙,是一般人得不到的。

●传承者蔡康永:1962年生。作家、知名主持人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电视研究所硕士。著有《痛快日记》《LA流浪记》《那些男孩教我的事》《有一天啊,宝宝》等书。

●接班人陈信宏(五月天阿信):1975年生。作家、五月天乐团主唱。实践大学室内设计系。著有《Happy?Birth?Day摇滚诗的诞生与转生》《浪漫的逃亡-游日非流行指南》等书,并自创STAYREAL品牌。

文│林静宜

从电影到电视,透过大量的阅读,蔡康永把他的价值观“翻译”给这个世界。阿信在高中时组乐团,信仰摇滚,让一路在平淡中长大的自己,开始不一样的命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